字恋狂-李程的博客,分享有温度的文字!

字恋狂个人博客-李程原创个人博客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下奇闻 >

从《水形物语》到《银翼杀手2049》,奥斯卡大片“中国特供”

时间:2018-04-08 18:42来源:admin 作者:admin 点击:
但是,与世界其它地方的观众不一样,中国观众所观赏的《水形物语》没有这个女主人公自慰的镜头。
对今年的奥斯卡获奖影片,中国共产党的宣传部门态度豁达胸怀宽广,批准了其中四部作品进入大陆公映。但是,为了能够通过审查,其中三部作品的制片方都被迫将作品做了删改。对这些作品删减、修改的议论评说取代对影片的艺术读解,成为最热门相关话题。

吉尔莫•德罗•托罗导演的《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是个优美的奇幻故事,它写了一份跨越物种的不可能的爱情。在实验室做清洁工作的哑女艾丽莎与被捕捉来禁锢在实验室水池里当做试验品的水兽之间,由怜悯到关心呵护,进展到水中拥抱,两性交合,最终一同跳入水中去躲避人世间邪恶,在水中,他们温柔拥抱亲吻,随波自由飘荡。这部作品获得今年的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

3月16日,《水形物语》在中国上映,至今尚未完全下线。但是,在这前后,中国大陆关于本片最热的话题不是其中的冷战背景、人兽之间的凄美爱情、奇幻的视觉营造,而是关于制片方炮制的那个奇怪、残缺的特殊版本。对这种版本,中国观众有个通俗说法叫做“中国特供版”,就是指外国的制片方为了让作品通过中国政府审查而被迫炮制出的、仅仅在中国电影院公映的那个版本。

《水形物语》开场,女主人公早晨起来脱掉衣服走进浴缸,她舒展身体躺在水里,愉悦地自慰。对于描写艾丽莎的人物形象,这个行为十分重要,写出了她的生存状态,写出了她的情感空缺,这是她与人形水兽发展出爱情的重要性格依据。后面她与水兽在这个浴缸做爱,场景飘逸优美,与这开场的独自慰藉形成了对照,形成一种结构上的呼应。但是,与世界其它地方的观众不一样,中国观众所观赏的《水形物语》没有这个女主人公自慰的镜头。此外,本片的中国特供版还删去了艾丽莎与水兽在水中裸体做爱的优美镜头。在原版中,用了一组镜头表现艾丽莎与人兽在水中站立交合,摄影机的机位是在水下,唯美浪漫,是整个影片的一个情感高点。

《水型物语》的这个中国版本还有更加触目之处。原版中有一个女主人公脱掉衣服走向浴池与水兽亲热的场景,在中国版本中,这个镜头中女子的裸体背影被穿上了紧身的黑裙子。那个裙子是浓黑的一片,十分怪异难看,明显是用十分粗糙的数码技术做上去的。

这些删减、修改左右开弓、肆意砍伐,使得这部获得奥斯卡大奖的电影作品的艺术价值被大大损害。

在今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2049)获得最佳摄影奖,可是这部影片带有血腥和裸体的画面几乎都遭到了删减。从视觉处理到叙事,《银翼杀手》的新旧两个版本都是特征非常明显的黑色电影,而血腥画面正是黑色电影十分重要的视觉标识之一。有趣而又荒诞的是,中国宣传部门不仅要求其中呈现人物形象的裸体进行删减,还下令对一处画面构图中的裸体石头雕像进行了处理。处理的方法非常粗暴,颇有几分野蛮,居然是把这个镜头的画面放大,将需要去除的裸体形象剪裁到画面以外。呜呼, 3月4日在好莱坞大道上的杜比剧院里的奥斯卡颁奖仪式上,《银翼杀手2049》的摄影师罗杰•迪金斯双手捧走的可是最佳摄影奖,不知道他看到自己作品的这个中国版本眼睛会不会哭瞎。

 

与这两部作品的画面惨遭剪刀手相比,《三块广告牌》所遭受的改动也许不算伤筋动骨,也许会让观众和电影作者更容易忍受一些?在《三块广告牌》的翻译过程中,人物的粗口都被做了柔化处理。其中的一句台词提到共产党人,被改成了"赤色分子"。那个影片的英语原版里,从女主角到警官再到警长,都是怨气冲天,粗话骂娘不离嘴。这语言是不算文雅好听,但它就是人物性格,就是生活质感,是影片描写暴力、思考暴力的重要笔触。

有趣的是,《三块广告牌》的电影宣传画被网友改造加工,用来讽刺中国的电影审查。三块广告牌上的文字分别被替换为:“吉尔莫•德罗•托罗,知道你在侮辱他吗?”“有你们拿手的镜头替换吗?”“《水形物语》删减几分钟?”

对外国电影的审查是中国电影人的经常性悲哀话题。每年评选奥斯卡电影时,我们几个做电影、研究电影的朋友不光为哪部作品能够得奖争论和打赌,还时常为哪些奥斯卡获奖影片能够通过中共宣传部门的审查进入中国而猜测争吵。

 

2007年,德国影片《窃听风暴》(The Lives of Others)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部作品描写一名前东德国家安全局的秘密警察如何在窃听异议作家的过程中被诗歌和戏剧以及善良的人格、美好女性的魅力唤醒了内心的良知,转而反过来保护被自己监视的作家。当时朋友们看到这部作品的故事梗概就断定,这部影片绝不会被允许进入中国影院。

今年的奥斯卡提名影片中,我们几个影迷朋友看了《华盛顿邮报》(The Post)也是同样没争论,大家一致认为这部作品不可能被批准进入中国。影片中,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在判决词中对媒体人说,“开国元勋们给予媒体自由所必要的保护制度,是为了让媒体在我们的民主政体中发挥重要作用。媒体应该为被统治者服务,而不是为统治者服务”。只要听听这些台词,就知道这部影片会如何触怒中国的那些决意逢迎上级、甘当审查机器的官员,会如何激怒那些靠封闭别人声音去维持极权的官方大喇叭。在审查官员听起来,这些台词就是雷霆万钧的晴天霹雳,是无力辩驳的可怕檄文,是政治邪路上夺取魂魄的魔鬼笑声。

私下聊天中,许多中国电影作者和观众都认为,宣传部门的电影审查是制约中国电影提高艺术质量的首要因素。与《水形物语》等影片遭遇剪刀手的话题一样,这些言说也没法在公共媒体上获得发表,但却是人们在社交媒体和私下议论中的明显共识。从《水型物语》等奥斯卡获奖影片进入中国的遭遇我们看到,中共宣传部门所进行的审查不仅扼住了中国电影工作者的咽喉,还对那些进入中国的世界电影进行了遮蔽、修剪和扭曲。这些修改对电影艺术作品造成的损害难以估量,这不仅会使这些作品的作者痛心疾首,也极大地阻碍和损毁了中国观众的电影观赏活动。

辛勤忙碌在电影审查办公室的剪刀手,几时能收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